第四十八回 床战辉月使
  张无忌见义父和金花婆婆干完了,料到义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,便准备先离

  开这木屋,在岛上四处打探一番。

  赵敏和小昭见张无忌走来过来,便询问金花婆婆把谢逊引进去干什么。

  张无忌不好意思说,便支吾地搪塞过去,赶紧带两人离开这里。

  他们刚走出去不远,忽听得身后传来两下玎玎异声,有三个人疾奔那小木屋。

  张无忌一瞥之下,只见那三人都身穿宽大白袍,其中两人身形甚高,左首一

  人是个女子。三人背月而立,看不清他们面貌,但每人的白袍角上赫然都绣着一

  个火焰之形,竟是明教中人。

  三人双手高高举起,每只手中各拿着一条两尺来长的黑牌,只听中间那身材

  最高之人朗声说道:“明教圣火令到,护教龙王、狮王,还不下跪迎接,更待何

  时?”话声语调不准,显得极是生硬。

  金花婆婆和谢逊走来出来,他们已经穿好了衣服。只听金花婆婆道:“本人

  早已破门出教,‘护教龙王’四字,再也休提。阁下尊姓大名?这圣火令是真是

  假,从何处得来?”

  张无忌心中一惊,原来那金花婆婆便是明教的紫杉龙王。

  只见那三人中最高的虬髯碧眼,另一个黄须鹰鼻。有一女子一头黑发,和华

  人无异,但眸子极淡,几乎无色,瓜子脸型,约莫三十岁上下,虽然瞧来诡异,

  相貌却是甚美。原来他们是三个胡人,说话都显得很生硬。

  那虬髯人朗声又道:“我乃波斯明教总教流云使,另外两位是妙风使、辉月

  使。总教主命我云风月三使前来整顿教务。”

  只听得谢逊说道:“中土明教虽然出自波斯,但数百年来独立成派,自来不

  受波斯总教管辖。”

  那虬髯的流云使将两块黑牌相互一击,铮的一声响,声音非金非玉,十分古

  怪,说道:“这是中土明教的圣火令,自来见圣火令如见教主,谢逊还不听令?”

  谢逊没见过圣火令,也不相信这三个人,丝毫不为所动。

  那三使见谢逊和紫杉龙王都不听命,便朝俩人欺身上去,两个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