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回 色诱张无忌
  张无忌觉得自己好象快要死去一般,全身酸痛,最后连痛的感觉都没有了,

  整个身体失去了知觉。他感到自己好象被抬走了,再后来的事他就什么也记不起

  来了。

  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日,张无忌始终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,他脑海中仍残留

  着当日卫壁干朱九真的场景,大ji巴在xiāo穴中进进出出所发出的“噗哧——噗哧——”的声音,始终环绕在他的耳边。

  这天,他终于睁开了眼睛,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这里是一间装饰的极为豪

  华的房子,里边还又许多女儿家的东西,看上去好象谁家闺女的闺房。他从小在

  孤岛长大,回中土后到处颠簸流离,何曾住过如此华丽整洁的地方,心中不禁感

  慨万千。

  这时,走过来一个颇为漂亮的侍女,看到张无忌醒了,连忙上前说道:“公

  子,你终于醒了,你知道吗?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!”

  张无忌迷惑地看着那个侍女,问道:“你是谁呀?我这是在哪里?我究竟怎

  么了?怎么会昏迷这么久?”那位侍女答道:“我叫小凤,是小姐跟前的贴身丫

  鬟,你那天被小姐打昏了,是咱们老爷把你救回来的,这几天一直给你用了各种

  上好的药材,都是老爷亲自配的。这里是小姐的闺房,老爷特地让你住在这里调

  养,让我来伺候你。”

  张无忌若有所悟地点点头,又问道:“那小姐怎么样了?”小凤听到张无忌

  问起小姐,便向无忌诉苦道:“小姐可惨了,老爷知道他和表少爷的奸情,又知

  道了你是被她打伤的,发了很大的火,一怒之下将小姐关进地牢里让她反省,每

  天只给她送些粗茶淡饭,小姐从小娇生惯养,哪里能受得了如此之苦,公子你大

  人大量,就不要怪罪小姐,去帮小姐在老爷面前求个情,让老爷把小姐给放出来

  吧!”

  张无忌听到小凤这一番话,心中隐隐作痛,虽然他的伤是拜小姐所此,但是

  他一点也不记恨小姐,因为他毕竟是十分喜欢朱九真的。此刻听到了朱九真被惩

  罚,正在地牢里受苦,他的心中别提有多难受了。他恨不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