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回 二美被开苞
  张无忌来到红梅山庄也有一个多月了,但自从他那次偷窥朱九真洗澡以后,

  就再也没有见过朱九真了。有时他也想去偷偷瞧瞧朱九真,但他同时又害怕万一

  被朱九真发现,将他赶出红梅山庄,那么以后就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。

  这一个月来,张无忌寒毒时常发作,而且频率越来越高,一次比一次严重。

  按照胡青牛的说法,张无忌最多再能活一年,现在离当时已经有快半年了,

  也就是说,张无忌很可能在半年后就死去。

  转眼间就过年了,大年三十,乔福给张无忌送来了一身新衣服,说是老爷太

  太赐的,让大家穿上过年,并告诉他明天大年初一,他们这些奴仆都要去给老爷

  太太小姐磕头拜年。

  张无忌听到这里,心中一真窃喜,因为明天就可以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朱九

  真了。但他同时又想到,这也许是他在人世间过的最后一个新年了,想到这里有

  不禁黯然失色。暗想到:明天见过小姐最后一面,我就离开红梅山庄,找一个僻

  静的地方慢慢等待死亡算了,自己总不能死在小姐家里吧。

  好不容易爆竹声中,盼到了新年,张无忌跟着乔福,到大厅上向主人拜年。

  只见大厅正中坐着一对面目清秀的中年夫妇,七八十个童仆跪了一地,那对

  夫妇笑嘻嘻的道:“大家都辛苦了!”张无忌不见小姐,十分失望,正自发怔,

  突然看到厅门中走进三个人来。只见进来的三人中间是个年轻男子,朱九真走在

  左边,穿一件猩红貂裘,更衬得她脸蛋儿娇嫩艳丽,难描难画,那年轻男子的另

  一旁也是个女郎。

  张无忌脸上一热,一颗心几乎要从胸腔中跳了出来,两手掌心都是汗水。他

  盼望了整整一个月,才再看到朱九真的音容笑貌,怎教他如何不神摇意夺?乔福

  见张无忌色色地盯着朱九真看,连忙拽了拽他的衣服提醒他注意,无忌这才回过

  神来。

  又好奇地看了看朱九真身旁的那对陌生男女。只见那男子大约二十出头,容

  貌英俊,长身玉立,虽在这等大寒天候,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淡黄色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