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回无忌初长成

  哼唧唧得叫床声。不由得奇怪,忙轻手轻脚地走到里洞外,侧耳一听,便听见叽

  咕叽咕之声不觉于耳,还听母亲说什么操穴之类的话。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便

  藏在洞门口往洞内一看,只见里边还点着灯。

  在草床上,见母亲正躺在床上,义父(谢逊)正跪在母亲的两腿间,扛着母

  亲的两条大腿,屁股一耸一耸的,一条大肉棍在母亲的穴里抽送着,父亲(张翠

  山)则骑在母亲的头上,把大肉棍插在母亲的嘴里。

  无忌看了个目瞪口呆,忙又接着看起来。只见母亲一边吮着父亲的ji巴,一

  边把屁股向上乱耸,义父操的急了,母亲就吐出嘴里的ji巴,哼哼唧唧道:“舒

  服,操得好舒服,哎呦,我要泄精了。”

  只见母亲把屁股没命地向上乱耸,浑身一阵乱抖,嘴里噢噢地叫着。操穴的

  义父也快了起来,无忌见义父的大ji巴在母亲的穴里抽出送进,如捣蒜一般,不

  禁心惊。却见母亲也把屁股乱耸,嘴里道:“哎呦,好爽,再快些。”义父飞快

  地抽送着,又操了几十下,便忽地停了下来,趴在母亲身上只是喘气,好一会才

  爬了起来,抽出yin茎,无忌见那yin茎湿漉漉的,像浸过油一般。

  无忌不禁想到: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它们那样玩那种游戏。一想到此,脸不

  由得飞红,只好又看了起来。这时,把ji巴插进母亲嘴里的父亲道:“怎么样,

  素素的xiāo穴越来越棒了吧!”义父说道:“真不错。”却见母亲笑道:“大哥的

  ji巴也真粗呀。”

  把ji巴插进母亲嘴里的父亲说道:“该我操素素的穴了。”只见母亲点头应

  着。说着,父亲让母亲跪趴在床上,撅起屁股,将粗大的ji巴从屁股后面慢慢地

  插进母亲的穴里,操了起来。父亲抽送得很用力,发出很响的叽咕叽咕声,无忌

  才知原来操穴声可以这么大。操了半天,又见母亲把屁股向后猛顶,嘴里哼道:

  “哎呦,太好了,我又要高潮了,真是乐死我了。”父亲也紧紧抱着母亲的腰,

  将ji巴快速的抽插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