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回 一女战两夫
眼睛,在这岛上也就活不

  成?”

  张翠山道:“正是!”

  谢逊道:“既然如此,你们左耳之中何必再塞着布片?”张翠山和殷素素相

  视而笑,将左耳中的布条也都取了出来,心下却均骇然:“此人眼睛虽瞎,耳音

  之灵,几乎到了能以耳代目的地步,再加上聪明机智,料事如神。倘若不是在此

  事事希奇古怪的极北岛上,他未必须靠我二人供养。”

  张翠山请谢逊为这荒岛取个名字。谢逊道:“这岛上既有万载玄冰,又有终

  古不灭的火窟,便称之为冰火岛罢。”

  自此三人便在冰火岛上住了下来,倒也相安无事。离熊洞半里之处,另有一

  个较小的山洞。张殷二人将之布置成为一间居室,供谢逊居住。张殷夫妇捕鱼打

  猎之余,烧陶作碗,堆土为灶,诸般日用物品,次第粗具。

  过了数月,谢逊突然好象不正常了,也许是想不出宝刀的秘密。他想发疯了

  一般乱骂一通,在想到自己的眼瞎之恨,于是便想去杀了张翠山夫妇。而此刻的

  张翠山和殷素素还浑然不知,两人正在自己的山洞里行鱼水之欢。

  谢逊走进山洞,正要闯进去,突然听到里边有异样的声音。仔细一听,原来

  是男女交欢的声音。只听张翠山和殷素素的性器官摩擦,发出“扑哧扑哧”的响

  声,张翠山喘着粗气用力的干着,而殷素素则被干得淫语浪叫,呻吟声一声高过

  一声。听得谢逊不禁也勃起,自从妻子被强奸后自杀,他再也没和女子作乐过,

  今日听到这等交欢声,不禁勾起往日回忆。

  于是,他再也忍不住了,闯了进去,大声吼道:“张翠山,你不是一个好东

  西,我要杀了你!你老婆也不是个好东西,我要先强奸了她,再杀了她!”张翠

  山和殷素素两人正快要达到高潮,谁知谢逊闯了进来,两人吓出了一身冷汗,见

  谢逊好象不是在开玩笑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还是殷素素脑子灵活,转念一想,

  便说道:“谢老前辈,你先慢着,我们三人在这个荒岛上相依为命,如果我们死

  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