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90 节
  当我用两手把娘浓密的荫毛拨开,我看见了,我终于看见了娘的bi。

  娘的bi对我来说是无比奇妙的,宽阔的外阴,小巧的小荫唇,还有那个浮动的洞缝。我于是把娘的腿拉得更开些,用拇指拨开娘的小荫唇让娘的洞缝畅开,我眯着一只眼睛向洞缝里瞄去,什么也看不见,只是觉得这个洞好深。

  我看见娘的小荫唇,大荫唇都湿透了,甚至连荫道旁边的荫毛都弄湿了。于是我低声说:“娘,你这里流了好多汗!”今天下午,娘对我说那是汗的。

  可是我没想到,我这句话一说出口,娘就笑了,带着多少有点讽刺意味,还推开我的手,把大腿都合拢起来,显然她还是有点害羞。

  我又一次把娘的两腿强行分开,拨开她的荫毛和荫唇,等到那个缝一出现的时候,我屁股向前一顶,坚硬的小鸡芭顺利地直直cao入娘的荫道中。娘被我刹那间的cao入惊得被闪电电中一样,全身打了个寒战,还忍不住叫出“呀!”的声音。

  “捣蛋鬼,轻点,娘会痛的。”然后她就收紧荫道,把我的鸡芭紧紧含住。

  娘的荫道暖暖的,而且又有弹性,我的小鸡芭在里面感觉不在那么涨痛了,好象娘的荫道把那些涨痛统统吸收了,留给儿子鸡芭的全部是舒适。

  “娘,知道了,我慢慢来!”我还是很听娘的话的,我压在娘的身上,慢慢抬起屁股,然后再轻轻地cao下去,rou棒就这样在娘的荫道里一进一出,一进一出反反复复地抽cao,每cao出一次都感觉特清爽,每cao入一次都感觉特亢奋。娘也是一样,她的呼吸一次比一次急促,胸部起伏越来越明显。

  我抽cao得越来越舒服,抽cao得越来越快,我感觉我的鸡芭开始变得灼热起来。当我cao得很凶的时候,娘的呼吸越急促,可是突然间我觉得鸡芭涨热想尿尿。

  “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尿尿呢?怎么可以尿在娘的bi里呢?!她会发气的呀”

  我急忙把鸡芭从娘的荫道里拔出,用手大力地捏住不尿出来。

  娘看见我突然把鸡芭拔出来,于是伸过手来抚摩我的脸心疼地问:“民儿,你怎么了?是不是来第一次跟娘这样你不习惯?”

  “娘,我只是想尿尿,刚才差点尿在你里面了。还好我拔出来得早,终于忍住了!”说着,我得意的笑了,我好高兴自己没尿到亲娘,不然她一定不高兴。

  娘又笑了,还一个颈地摇着头“小笨蛋,原来是你来了!”

  “娘,什么我来了?我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?”我对娘的话疑惑不解。

  “民儿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