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89 节
  。

  梅娟身体猛烈摇动┅┅“啊┅┅要来了┅┅太好了┅┅”

  梅娟身上充满紧张感,全身挺直得像木棒,好像从脚尖到脸部所有的皮肤都紧张起来,只有漂亮的丰满ru房随着身体的轻微震动向左右摇动不已。从梅娟美丽的双唇发出快乐般的呼声,在火热的身上出现最后的快感。

  身体突然抽动几下,从尿道口喷出大量的液体,一次又一次,简直就像是水龙头一样。

  梅娟自己不知道这就是所为的“潮吹”,还以为自己太过于兴奋而尿失禁,心中更是羞愧,回神后赶紧整装回部队继续工作。

  【完】

  玉米地

  第一部

  在县城回家的一个坡路上,我从自行车上跳下来,因为这个坡蛮高,踩上去有点累。卡车从我身边飞过,刮着风,好像远处的地里的玉米叶子都被吹得摇摆起来。

  扭头看看已经比人还高的玉米杆子,我才意识到玉米熟了。回家到田里掰几包嫩的玉米煮上,香死了。

  那一年,我已经上初三了。我们村子小,所以要跑到其他乡去上学,好几个星期才回家一次,当然要好好地吃上一顿。而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甜玉米,没办法,乡下人穷点,我也想吃龙虾,可是只能想象。再说吧,贵的不一定好吃!

  终于,到家了,大门锁的。

  我开了锁,单车往墙上一靠,“娘!”习惯性地叫起来,出了门又叫起来。

  没听见妈的声音,只听到对面巷子大婶囔道:“杨民!你娘去五里了!”

  五里,地名也,离家不是很远,那里是村里的玉米地,很大!

  我抬头望天,太阳好大,我知道娘疼我,知道她的宝贝儿子回来,所以她给我摘玉米去了,她哪管天热还是下雨。

  噢!我装上一瓶子冷开水就向五里进发了。爸长年跑广东,我与娘都已经默契了,每次出去做活,她拿工具,我拿水。

  终于到五里了,玉米地的叶子很密,我边走边望,希望能早点看见娘,所以我的耳朵竖了起来,显得特别敏锐。

  路过别人家的地里时,我听见地里有响声,刚开始没在意,越想越不对劲,所以我弯着腰悄悄摸进去,我认为自己很可能发现小偷。

  邻村的小孩爱偷我们的玉米,而我们就喜欢到他们的地里拔甘蔗。

  就像小时候看到电视上的地道游击队无生无息地逼进敌人一样,我悄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