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5 节
  插起来,糖糖按奈不住情欲,哼出了令她感到脸红的叫床声“啊啊好棒啊啊”

  阿州取笑她说“你叫这么大声,不怕被我妈听到啊”

  糖糖被阿州这么调侃,羞得用枕头盖住了自己红得不能再红的娇靥,白皙的肌肤泛起了晕红,紧咬着下唇,不让自己在发出的羞人的声音,稚嫩美穴早已春潮涌动,yin汁蜜液不断流出,随着粗壮rou棒在蜜穴内飞快出没,“噗滋”

  “噗滋”的水声此起彼伏,丝丝yin液被rou棒带得四处飞溅,糖糖“恩哦”的娇吟,浑圆小巧的美臀忘情的向上顶迎合阿州那根紧插在美穴中的大rou棒,层层的肉褶剧烈的收缩、蠕动,本来就已经快感连连的rou棒受此挤压,更是让人难以自拔,更加癫狂凶猛的抽动。

  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,正干得火热,突然有人敲门,阿州一紧张老毛病又犯了,一时间无法控制,火热滚烫的浓精全喷洒在糖糖体内深处,糖糖都还未弄清是怎么回事门外就响起悦耳的声音“阿州湘婷,你们睡了吗”

  糖糖听到是伯母的声音这下可紧张了,神色慌张心想自己现在这德行怎么见人啊慌张问道“哎呀这可怎么办啊”

  阿州示意她别紧张,催促她赶紧穿上衣服,情势如此紧张她也故不得白稠黏腻的浓精的正缓缓从私处流出,谁知她内裤穿到1半途,阿州就已把门给打开了,糖糖慌张拉起棉被覆盖在身上,遮掩赤裸的下身,伯母问道“怎么这么晚才开门”

  阿州挡在门外尴尬的笑说“没有啦”

  她藉故转移话题“妈什么事”

  伯母道“没有啦怕你们着凉,这棉被给你们盖。”

  伯母把棉被递给了阿州,探进头跟糖糖说了声“晚安”

  嘱咐他们小俩口早点点,糖糖满脸晕红尴尬的微笑“好伯母晚安”

  伯母走后两人才松了口气,糖糖静静的坐在床沿,拿着面纸擦拭着施胡不堪的私处,阿州的不济事让她内心有点怅然若失,她早知这是他的老毛病,也不愿多说什么,怕伤了阿州的自尊,她面带微笑的说“阿州我们睡吧。”

  阿州见糖糖如此体贴善解人意,对她感到万分的抱歉,平日自尊心颇高的他,竟低声下气说“宝贝对不起啦,我刚刚太紧张了,你别生气吗”

  糖糖感到有些讶异,想不到阿州竟会为这种事跟她道歉,阿州的举动让糖糖内心感到莫名的感动甜蜜,她瑟缩在阿州怀中,沉默了会,才幽幽的道“人家没有生气,只是人家还想”

  说到这她已满脸晕红,羞涩的把头埋进阿州的怀里不敢抬起,阿州抚摸着她的